全本书屋> 第01章母女共侍 > 耽美同人 > 谈笑看吴钩 > 四十二、青衫少年(二)

谈笑看吴钩:四十二、青衫少年(二)

小说:谈笑看吴钩作者:听风观云278

    饭后又在长街闲逛了一阵,不见有异,这才雇了一辆骡车,向东北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帝都重地,南庭北亭,设五城兵马司顺天府。大街上管治甚严,对闲杂人等格外注意。当兵的手执兵器,来回巡逻。

    自天桥过五牌楼,又经东河沿、祟文门而进内城。此后经东单、穿东四、过了北新桥,直至成贤街一带。

    进内城后,巡城兵马更见频烦。

    叶天涯早已眼花缭乱。这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少年在车窗内望着沿途居民店铺,花轿车马,熙来攘往,好不热闹,暗暗叹了口气,心道:从昨日进城以来,所见所闻,风土人情,十有**倒是不曾识得。嗯,这等繁华尊严气象,普天之下,也只有皇城才能见到了。

    车夫挥鞭劈拍作声,不住催赶拉车的健骡。

    京城大街的青石板上车声辚辚,蹄声得得,脚程甚快。行到巳牌时分,忽地放缓,车夫说道:客官,前面便是安平候府了。

    叶天涯一凛,伸手掀起车帷,在车门探头一望,不禁吃了一惊,眼前好一大片宅第。一眼望去,屋宇宏伟,鳞次栉比,也不知哪里才是尽头。他道:好,停车!

    骡车在一堵大白粉墙前停住。叶天涯跳下车,付了车钱,待骡车离去,便转身混在行人之中,慢慢地经过牌楼、大宅门。他侧头望着那高墙朱门,但见屋宇连绵,金钉兽环,牌楼高耸,尽覆铜瓦,画栋雕栏,镌镂龙凤飞骧之状,端的气派非凡,巍峨壮丽。

    他不禁倒抽一口凉气,暗自嘀咕:好一座候爷府!古人云一入候门深似海,诚不我欺也。

    又见正门两侧有手执长矛的兵士把守,微觉好奇,不知是否一直都这般严加戒备?

    他怕引人注目,不敢多耽,悄悄离开人群,快步走进候府斜对面的一条小巷。远远地望着大门外的卫士,呆呆站着,心下一片茫然。

    自那日邱灵卉查明边府在暗中按图索人之后,叶天涯毅然只身赴京,原拟探明安平候父子如何对付自己,以便设法防备和应对。至不济,阻断陶虎、平七之流将线索消息送来,维护牛朴一家三口的周全。

    但此时此刻,面对规模如许之大的候爷府,这少年竟不知该当如何着手。

    霎时之间,他心中已转过了无数念头。

    呆立半晌,茫无头绪。忽想:也不知边小候的伤势怎样啦?怎生想个法儿见见他父子?

    但是自己只不过是一介平民。想要进入候府,谈何容易?

    是登门,是硬闯,还是潜入?是见安平候,还是见小候爷?再者,见到之后,又当如何?

    甫一动念,随即又想:这真是个胡涂主意。安平候可是高高在上、大权在握、声威赫赫的朝廷重臣。我见他做甚么?难道去解释,去求情,或者去威胁?哼,也许我压根儿便不该来。他替儿子报仇心切,决计不会善罢甘休。若是见到了我,一定会立时置我于死地。

    寻思之际,忽听得远处有人大声惨叫,跟着街上一阵大乱。

    叶天涯一惊,心道:啊呀,难道是边候府的人发见了我,派人来拿捕。又想:若是真的来拿我杀我,一不做,二不休,索性便大闹一场,舍得一身剐,定要让边府上下鸡犬不宁。至少再也不敢对付牛记茶馆。

    当下冷笑一声,大踏步走出巷口。

    叶天涯心中一动,转身返回柜台前,笑了笑道:那几位大爷定是喝多了,满口醉话。

    王掌柜向大堂几桌酒客环视一眼,烛光之下见没人留意这边,便压低了嗓门道:黄汤倒是喝饱了。但卫三爷他们说的却也并非全是醉话。

    叶天涯一呆,问道:什么

    王掌柜仍是似笑非笑的瞧着他,道:想要当官发财,门道儿可多了。即便是考举不成,只要找到卫三爷,也一般的飞黄腾达。嘿嘿,这种事情,小老儿早已见多不怪了。

    他见叶天涯低头不语,想是动了心,又低声道:叶相公,如果你没有十足把握高中,不妨便备足了银两,到时候谋干差使,决计不会低于七品官儿。

    叶天涯皱眉道:哦,莫非老掌柜的也有门道不成

    王掌柜摇头道:小老儿哪有这个能耐不过,适才那位卫中亭卫三爷吏部有亲戚,倒有些通天的手段。

    叶天涯若有所悟,笑了笑又道:老掌柜的意思是,倘若我名落孙山,只须找到卫三爷,也有把握办成事儿。是也不是

    王掌柜笑道:叶相公若真的有意,卫三爷是小号的常客,下次来时,求他准成。见叶天涯将信将疑,接着道:叶相公,我瞧你一表人才,出手豪阔,多半是个有钱人家的子弟,这才跟你多说两句。前些年有个河间府的谭秀才不第,找到卫三爷帮忙,现下已做了四川梓潼县正堂还有个考了二十多年的湖北李秀才,一般的找到卫三爷,后来放了杭州府通判。还有个犯了事的徐州府南宫知府

    他滔滔不绝,说的尽是卫三爷助人做官之事,似乎此人连官场中升迁降谪也能帮得上忙。

    叶天涯听了一会,微感不耐,心想:难道京城中人都是这般大言浮夸之徒又想:我身上确是有许多财物,除了芷妹所赠之外,其余的多为不义之财,至少是来路不怎么考究。若非柳大哥、邱姊姊教我穷家富路,我又怎地扮作有钱人家子弟?

    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,笑道:王掌柜,俺听明白了。正所谓钱可通神,看来得让家里尽快筹措银子,疏通关节,才是正经。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